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在《最终幻想7 重制版》的主舞台米德加中,世界分为3个“层级”——遥遥在上的是控制这座城市的神罗公司,市长也只是在神罗大厦63层资料室无聊度日的傀儡;神罗大厦下方是由8座“魔晄炉”支撑的“圆盘区”:圆盘区是维持米德加各项设施得以运作的中产阶级所生活的区域,以魔晄炉提供的能源支撑同样分为8个片区;在圆盘区的下方最底层则是对应的8个贫民区,游戏的故事也主要围绕着第7贫民区(蒂法、巴雷特和雪崩小队所在的区域)、第5贫民区(爱丽丝所在的区域)和中间的围墙商店街展开。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这样的“蒸汽朋克”设计风格其实让我有一些既视感:在钢铁和管道所构成的现代世界之下,有着被遗弃和伤害的贫民区,最早我看到这样的结构是在1990年的《铳梦》——比如上图就是《铳梦》中的悬空都市萨雷姆,萨雷姆下方是作为“贫民窟”的废铁城,而萨雷姆头顶还有着作为世界核心的太空都市耶鲁,这毫无疑问和神罗大厦-圆盘-贫民区的米德加分层结构有那么一些类似。我不太确定当年《最终幻想7》(1997)的设计是否受到了《铳梦》的启发,但这样一种“上中下”的塔型层级关系有那么一些暗合人类社会的阶层结构,所以这大概是这样的世界设计方式得以“流行”的原因吧。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最终幻想7》中的米德加与《铳梦》中的萨雷姆不同之处大概在于:并没有那么强调“分离”感:《铳梦》中的萨雷姆对于废铁城的一般人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欧科为了这个“仰望天空的梦想”梦碎生死;而《最终幻想7》中贫民窟直接有通往圆盘区的电车、圆盘区的居民也可以在获得许可证的前提下前往神罗大厦参观——所以尽管外观上同样“蒸汽”,但《最终幻想7》中的世界观内核大概不那么“朋克”,和《铳梦》更相似的是再晚一点的《闪灵二人组》(1999),这部作品再现了这样的世界构建模式——相对于《铳梦》中的萨雷姆和《最终幻想7》中的米德加还只是“世界中的高塔”,《闪灵二人组》的“无限城”则直接拿掉了“世界”的设定,整个故事发生在名为“无限城”的高塔中:从最底层的“无限城”到最顶端是“巴比伦”之间每一个层级都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一般来说为了要体现故事的冲突性需要在社会阶层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么《最终幻想7》在层级之间从物理到精神上都没有足够的“隔离感”的情况下是怎样做的呢?答案在于——米德加事实上用魔晄炉持续抽取着这颗星球的命脉,原本宜居的生活环境已经伴随原住民“古代种”在陨石的冲击中消亡,所以这样一种行为无异于“饮鸩止渴”,而如今星球的命运已经到了毁灭的前夕——

Part.2 命运:花与爱丽丝

事实上神罗并非不知道持续的抽取魔晄是在自取灭亡,但他们相信,“古代种”可以帮他们找到新的乐园“应许之地”,所以现在的米德加是可以丢掉的弃子,而爱丽丝,就是星球上的最后一个“古代种”。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尽管《最终幻想7 重制版》中已经大幅增加了蒂法在第一章的情节和存在感,但毫无疑问,与星球的命运息息相关的爱丽丝是更有“女主相”的那个人——在这里我忍不住要夸赞一下日语CV坂本真绫,作为一个以相对“硬派”的角色配音(《空之境界》中的两仪式、《FF13》中的奶挺姐)出名的CV,原本更符合她个人特质的大概是FF7原版的蒂法那种“女侠”角色,但在《最终幻想7 重制版》中,坂本真绫对于端庄秀美、温婉动人又俏皮可爱的爱丽丝演绎的非常出彩,这种情感层面的出色传递让这样一个角色在重制版中抓住了更多“克劳德”们的心。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爱丽丝在初见克劳德时送给了他代表“重逢”花语的黄色百合花,这是一个在游戏中处处与鲜花为伴的女子,初见克劳德时是在圆盘区的卖花女,重逢克劳德则是在第五贫民区教堂内那一片美丽的花丛中。这个与鲜花为伴的女子让我想到了《花与爱丽丝》——不确定岩井俊二为电影命名时是否有这样的考量(内容是毫无关系的青春期三角虐恋)。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在《最终幻想7 重制版》第一章中,游戏的故事也开始围绕这与爱丽丝的聚与散展开。由于克劳德和爱丽丝曾经的恋人扎克斯的相似,爱丽丝有一些“移情”克劳德的感觉(第6区的公园废墟那里明示了),而重制版的克劳德也不再是冷若冰山,两人在冒险路上的一些“小情趣”比如“击掌的默契”还是让人忍俊不禁。

Part.3 恋人:小太阳蒂法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尽管对于前半段故事而言,爱丽丝是毫无疑问的核心和焦点,但在重制版游戏中,蒂法的“正宫”地位还是得到了极其显著的加强——比如前期带你逛贫民窟的环节是新增的,extra的修水表情节是新增的(还加了包租婆玛蕾的盖章认证)、花海拥抱是新增的,而原作中可以把花选择送给巴雷特女儿玛琳的选项也取消了。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此外——重制版的萝莉也都捏的太好了,包括但不限于第7贫民区找猫的小萝莉和玛琳,还有回忆中的幼年蒂法(星空回忆中的少女蒂法也很棒!)。相对于温婉俏皮的爱丽丝,作为克劳德“幼驯染”的蒂法热情开朗像是小太阳一样的性格正好和冰冷如月的克劳德形成了互补——当然,在重制版中,由于雪崩的戏份也在增加(三人组原定是便当的看样子也都逆天改命活下来了),蒂法相对安静沉稳了很多,开始扮演一个雪崩中的“鸽派”:会对行动的后果表示顾虑,会对伤害敌人感到不忍——某种意义上她相对于克劳德的“镜子”,更像是暴躁老父亲巴雷特的“镜子”了。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虽然性格和行为设定上的细节有做调整,但蒂法的核心魅力依然存在(我不是指3D区的那种233)——那就是在柔美外表下的“打女”风格,从外形上来看傲人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线、绝美的面庞甚至让另一个“女神”级别的角色爱丽丝相比(在我看来)也黯然失色。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去往古留根尾处卧底的这套紫色礼服更是我在游戏中见过的最有魅力的女性角色形象之一了——除了那些钢铁构建宏大场景的3D再现、打斗时精细的机甲与魔兽模型,在蒂法和爱丽丝换上盛装的时候,大概就是让我感觉“能够出重制版真是太好了”的时刻。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这种反差感在于——无论从游戏机制(蒂法打break点数,克劳德输出)还是剧情演出中,蒂法都是克劳德最好的战友和搭档,在《最终幻想7 重制版》第一章的故事中克劳德有过多次的“跌落”,每一次都把故事带向了不同的方向,而最后一次,终于是蒂法抓住了克劳德的手。

Part.4 愚者:克劳德与猫

《最终幻想7 重制版》的故事中“命运”是一个很重要的主题,星球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命运、最后的“古代种”爱丽丝面临着可能是难以逃离的宿命、在重制版中新增的幽灵一样的生物菲拉作为“命运守护者”会阻扰和修正任何可能导致命运偏离走向的行为。但作为主角的克劳德,却正好是这样一个被“命运”开了玩笑的“愚者”,自认为是前神罗1st战士的他,也许就是那个改变一切命运的契机与关键。

最终幻想7重制版爱丽丝不死结局

对于最终幻想7整体的故事而言,第一章仅仅相当于“引言”,对于克劳德与命运纠缠的故事还远远没有来得及展开,但是还是通过萨菲罗斯在其脑海中的反复出现作为了“预告”。对于第一章的克劳德相关的内容而言,大概可以总结为:“人人都爱克劳德”——这可能不仅仅是蒂法和爱丽丝会同意的观点,在《最终幻想7 重制版》的剧情中,克劳德虽然没有实现从8到80岁的全年龄段“无限剑制”,但迷倒万千少女乃至于少男都不在话下。甚至有学者(Belmonte在《Teenage heroes and evil deviants: sexuality and history in JRPGs》中)提出了克劳德与萨菲罗斯是同性恋的观点:

因为日本传统中同性恋作为一种“常见”社会交往方式存在于上下级和学徒与前辈之间,所以存在着一种潜在的关系:“正确的成人方法”和“错误的成人方法”的对立。相当于克劳德是一个正在努力成长为正常人的孩子,但萨菲罗斯是走上歧途的前辈。

原创文章,作者:街游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epx.net/21299.html

(0)
上一篇 12/06/2022 1:16 下午
下一篇 12/06/2022 1:18 下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